要开心。

想念雪天,也想念夏日的傍晚太阳将落未落之时暮色与日光交替的片刻。

失语。

有人想要鲜衣怒马,一日看尽长安花;
有人想要酒里度生平,仗剑走天涯;
还有人大概只盼茶余饭饱时闲话春夏。
我是什么都想要的那种人。
什么都想要,就什么都得不到。

最爱边临摹边改图,最后自己又懒得画

我说你,明明是寥落孤高的星辰,却偏要做人间的丛丛灯花。眼里写满抒情的散文诗,又总是装作隔岸观火的样子。

我知道遥不可及的才真正配得上称作所求,像一从一从杂草恰遇夏夜的暴雨惊雷,趁着星月谢幕的功夫带着湿黏的水汽在荒野疾奔疯长,深埋于底的从前细微的心思竟然也跟着张牙舞爪叫嚣起来,而你说不清更愿意无可奈何还是甘之如饴,反正总不是隔岸观火的局外人。

看《房思琪》的时候在想,有些情感本来就不干净,像每天放入滚锅的油炸食品,即使裹上细碎厚重的面包糠,仍旧是一种病态的饮食习惯。

好希望今晚的所有都是一个梦。

临摹x2

开小差还没带橡皮,头崩了,所以它成了一只史迪猪(눈_눈)

1 / 15

© 千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